建勇茶叶有限公司欢迎您!

宽松教育改革30年今日终画休止符。你是怀疑,是

时间:2020-03-29 18:17

一提到教育,第一个闯进大家脑海的一定是应试教育,为什么呢?因为每一个人都在应试教育的大潮里摸爬滚打过,没有呛过几口水的恐怕不多。或许是对此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一直以来应试教育都饱受争议。于是,快乐教育、素质教育之类的概念就应运而生,尝试着改变应试教育带来的伤痛。

应试教育真的就如此不堪吗?30年前的日本对于应试教育,比之今天的我们,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称应试教育是人间地狱,学业负担过重,学生连睡眠都得不到保障,哪里还有一点年轻人的朝气。整个日本社会对此口诛笔伐。

当时,日本经济高速增长,居民可支配收入增加显著,对高等教育诉求大幅提升,而社会又使竞争变得异常激烈。这让民众对应试教育产生了广泛的质疑,一时间怨声载道。这样背景之下,文部省在1976年12月18日发布教科答复报告《关于改善小学、中学及高中的教育课程基准》。在这份报告里,明确指出办学宗旨为:“精选教育内容,旨在实现学生过上宽裕而又充实的学校生活的目标”。它成了日本此后30年德“宽松教育”方针。

“宽松教育”的主要内容有哪些呢?降低教学大纲标准,缩短课时,将小学到高中的总课时从5821课时减少到5785课时,《中学指导要领》的册页从261页减少为123页;减少规定学时,公立中小学上课时间有每周上课6天改为5天,还得安排综合学习时间;公立学校去重点化,学生报考公立学校不要填志愿,按片区随机入学,不公布成绩,不进行排名……

看着这样的文字,恐怕许多家长都会高兴——这不就是典型的快乐教育、素质教育啊!而日本推行“宽松教育”之后的教育又是怎样的场景呢?举两个例子。

圆周率,大家都知道数学上的取值是3.14,而日本呢,则直接规定为3,奇葩不?日本史包括日本史A(近现代为中心)和日本史B(古代开始的通史),而大多数大学只考日本史B。不列入考试内容,孩子自然不去学习。于是,“宽松世代”就忘了日本近代的教训和侵略邻国的历史。

除了知识的欠缺,课堂更是成了游乐场。曾看到一个著名大学附属女子高中的课堂。老师孤零零地站在讲台上一个人讲课,而下面的女生化妆的化妆,滑手机的滑手机,有的干脆拿出零食大快朵颐。

这样宽松的教育之下,学生能有怎样的品德可想而知,而“吃不饱”也是必然。于是,想上名校去补习学校就成了必然的选择。有一份调查可以作为佐证:东京大学的学生85%上过私塾,而早稻田大学、庆应义塾大学、一桥大学等则高达95%。

和我们现在一样,宽松教育只约束公立学校,而升学和社会竞争却并没有减少。这样一来,志愿上一流大学的中学生都一头扎进了私立学校;而公立学校没有了读书的学生,就成了为不读书的学生提供托底服务的场所,而公立学校师资也因此大量流失。要知道在日本,私立学校的教育费用可是公立学校的2-3倍。

想上好大学,只上私立学校是不够的,还得上课外补习学校(日本称“学习塾”“进学塾”)。据文部省的调查显示,小学生课外补习人数从976年的12%上升到2019年的40%;而中学生则从38%攀升到70%。而他们的补习费用是多少呢?

以2019年为例,小学六年级和初三的补习费用最贵。公立小学六年级是94813日元(约为6400元),私立为431565日元(约为29000元)。公立初三为322386日元(约为22000元),私立初三为170346日元(约为12000元)。或许有人发现了,这私立学校的收费怎么比公立学校的收费还低呢?因为私立学校一般是六年一贯制,它还好意思一学期收那么多吗?

这对中产家庭是不小的负担,但就是这样,你还得跑快些;慢了,好的补习学校你还不一定进得去?进不了好的“学习塾”,你就很难进到好大学。升学的压力越来越大,对经济差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不公平也在扩大。

经济压力只是一个方面,更头痛的是学生自主选择教育资源。一个学生既不了解自己,也不了解社会,更不要说什么竞争规则了。这恐怕也超出了大多数家长的认知范围吧。孩子的茫然无助,家长的盲目攀比,培训机构的营销诱惑,让孩子过度补习,适得其反。

“宽松教育”加重了家庭的经济负担,使得许多家庭,尤其是中产家庭希望通过努力让孩子跻身上流社会的愿望几乎成了泡影。于是,许多人选择少生或者不生,让日本的生育率一路走低。这是不是很危险?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导致国民学力急速下降。1999年,日本的数学应用和科学素养位列OECD15国第一,阅读理解第八;2007年,科学第六、数学第十,阅读理解则沦为垫底。说一句题外话,日本小学生4个中就有1个不知道平均是什么意思,而大学第一年还必须补高中的课程。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宽松教育不是为优秀努力的学生提供教育支持,它认为宽松、没有压力才是正道,什么竞赛、考试、选拔都见鬼去吧!

政策改变了游戏规则,但不能改变的是激烈的竞争。从1976年到1990年,竞争是愈演愈烈,而1990年以后则录取率攀升,一度达到93%。这么高录取率,还需要竞争,是什么原因呢?出生人口的减少和私立高校的扩张,这一减一增中,自然就形成了这个局面。但即便如此,好的大学竞争烈度依然。其实,不只是上大学,进入社会,竞争不更激烈吗?

拔的功能,那么学生也就永远不能离开应试的赛场。宽松教育完全忽视了这一点,它试图抹去应试的压力,结果却让孩子品行低劣,贪图安逸,害怕担责,不接受批评,还学力跌落。这样的教训不让人警钟长鸣吗?

要想教育回到正轨,就要让老师和正规的学校获得更多的话语权,发挥更大的影响力。只有正规的老师和学校承担起更多的学业教育,才能让孩子经受更多的学业挑战。而课外补缺、拓展和提高这些需求,如果由不以盈利为主要目的的公立学校、公办少年宫来提供这些方面的教育,那么家长的负担不就会减轻许多吗?选才所用的竞赛、考试和选拔自然也必须回归。

在认识到宽松教育的危害之后,日本政府从2008年就开始尝试回归。2008年,小学课本增加25%的页数就是一个标志。而2016年日本文部省发布了2020年起将在小中高学校依次实施的新“学习指导要领”。在新要领中,学校课程的课时和内容大幅增加,被人们解读为是告别“宽松教育”的宣言。

回顾日本30年的宽松教育,想着20岁——29岁的“平成废物”,是不是让人黯然神伤呢?应试教育逼着我们上进,逼着我们努力,逼着我们参与竞争,都是为了将来多些知识的储备,多些意志的培养,多些能力的锤炼,而这些,哪一点我们能少得了呢?30年毁掉一代人,切肤之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