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勇茶叶有限公司欢迎您!

当全世界儿童都想当视频博主

时间:2020-06-02 02:39

3岁时,瑞恩的父母帮他在YouTube上建立了一个名为瑞恩的世界(Ryans World)的频道,最初这个视频主要上传的是瑞恩玩各种各样的玩具,直到有一天,一个名叫“充气滑梯上的巨大鸡蛋惊喜玩具挑战”的视频在频道上线,瑞恩的人生迎来了重大转折。

那会儿,瑞恩已经5岁了,他在草坪上的简易充气滑梯玩具中跑上跑下,寻找藏在其中的“鸡蛋惊喜”,然后一个个打开藏在鸡蛋里的小玩具。这段看似平常的视频最终获得了高达19亿次观看,成为YouTube历史上最热门的50大视频之一。瑞恩由此成为名人,截至2020年6月,瑞恩的世界有2510万订阅者,还有西班牙语和日语版等多个预言版本。

瑞恩的世界如今也是YouTube上最赚钱的频道,而2011年出生的瑞恩也成为史上最年轻的视频富豪主播。在福布斯发布的2019年YouTube收入排行榜中的数据,瑞恩以2600万美元排名第一,再度蝉联榜首,比上年还多赚了400万美元。

在YouTube主播富豪排行榜上,第三名的同样是一位儿童——来自俄罗斯的女孩阿纳斯塔西娅,据福布斯估算,她的年收入有1800万美元。2014年出生时患有脑瘫,父母将她的康复过程拍成视频上传,创立了一个YouTube频道。目前,她的视频内容主要是与父亲玩耍的各种场景。目前现在,阿纳斯塔西娅已拥有7个频道,订阅者超过1亿。

在韩国,一位年仅6岁的名为Boram的YouTube视频博主,靠着自己两年多的直播收入,在首尔江南地区为父母购置了一套价值800万美元的豪宅。Boram在YouTube上拥有两个频道,一个专门做玩具测评,另一个则记录着平时生活的日常点滴,共计有3100多万订阅用户。Boram最热门的是她吃炸酱面的视频,录的了超过3.7亿次观看量。

今天视频博主的影响力,早已远远超过电视电影明星,借助互联网,他们可以轻松触达全球数十亿人群,这让互联网一代的童年生活变得格外不同寻常。

美国学者尼尔·波兹曼曾在《童年的消逝》一书中指出,“作为一种媒介的电视,比印刷媒介更能全方位渗透进生活,电子媒介对社会的影响是巨大的,它改变了人们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也模糊了儿童和成人之间的界限,使得儿童逐渐成人化。”

波兹曼倘若在世,想必也会被互联网的能量所震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年度旗舰报告《2017年世界儿童状况:数字时代的儿童》指出,全球每日新增逾17.5万名儿童网民,平均每半秒钟就会新增一名使用网络通信设备的儿童,他们占据了全球互联网用户的三分之一。

德国脑科学专家、哈佛大学客座教授曼弗雷德·施皮茨尔(Manfred Spitzer)在《数字痴呆化,数字化社会如何扼杀我们孩子的脑力》一书则忧心忡忡的指出,数字化设备和洗衣机、暖气不一样。洗衣机只要通上电,就能立刻减少家务劳动;暖气只要通上热水,就能马上、为室内的任何人带去温暖。数字化设备能不能产生价值、可以产生多少价值,和使用者本身的素质休戚相关。据施皮茨尔的观察,数字化时代的儿童和青少年,越来越多地显示出“破产者”的早期特点。

尽管如此,人们还是遏制不住对视频的热爱。YouTube 每月有20亿登录用户,平均每分钟会更新上传500个小时的视频。越年轻的用户越喜欢YouTube。从YouTube的母公司谷歌2019年三季度披露的数据看,15岁至25岁是YouTube用户最集中的年龄段,该年龄段的人有85%都在用YouTube。

YouTube、Snap等视频社区等崛起,捧红了一波儿童视频博主,让瑞恩、阿纳斯塔西娅也在成为许多儿童的偶像,并深刻塑造更年轻一代的职业观。

调研机构哈里斯洞察与分析公司(Harris Insights Analytics)在2019年对中国、美国、英国三个国家的儿童进行了一次职业兴趣的调查发现,大约有30%的美国和29%的英国儿童的理想是成为视频博主,成为排名第一的最向往的职业,而视频博主也是中国儿童第三受欢迎的职业。

英国家庭活动应用程序Hoop在2019年针对1000名16岁以下儿童的职业梦想调查发现,男孩更想要活在镁光灯之下,男孩的最大梦想是成为足球运动员,其次是警察和视频主播(YouTuber/Vlogger)。研究也发现,五分之三的受访儿童承认流行文化,如电视、书籍、YouTube、计算机游戏、名人,在塑造长大后的工作梦想时发挥关键作用。其他重要影响因素是学校,占20%;家长占10%。

日本学研教育综合研究所在2019年通过对全国12000名小学生的调查,公布了最新的《小学生白皮书》,“youtube网红”成为日本小学男生排名第一梦想的职业,二到十名分别是足球运动员、棒球运动员、汽车驾驶员、警察、医生、公司职员、研究员(科技、考古)和公务员。

据BBC报道,50年前在英国的同类调查中,当时的年轻人最向往的职业前三名分别是教师、科学家和足球运动员。将近一半的现在50岁以上的人认为,当年他们没有太多选择,养家糊口比兴趣爱好要更重要。最近的一项对16岁到25岁的英国年轻人职业意愿的调查显示,四分之三接受调查的英国年轻人,最想从事的职业是博主。绝大多数年轻人表示,不愿从事他们父母的职业,更不愿一辈子就干一个行业。

为什么博主这个若干年前还没人听说过的职业会成为当今年轻人的最爱呢?在上述调查中,接受访问的年轻人给出最多的答案是,首先是自由自在,不必朝九晚五,听人指挥;其次是能挣钱,干得好还能挣大钱;还有是受人羡慕,有利提升自信心,”粉丝”可能遍及世界各地。

22岁的露西·厄尔在大学最后一年,跟父亲借了500英镑开始在 YouTube上利用视频教英语。一开始只是业余时间做,她说,直到8个月后,她才敢全职做Vlogger。因为,这时她已经拥有35万订户,她的频道流量超过了1,200 万,同时开始有了足够的收入。现在,露西每天从自己在剑桥郡的家里通过视频在YouTube和其他网站教英语,她的”学生”遍及世界各地,从欧洲、亚洲到南美洲,她活泼甚至俏皮的风格,不仅使人们轻松愉快地学习英语,而且还了解英国的风俗民情。她认为,这是自己做出的最棒的决定。

视频博主成为全世界年轻人向往的职业,正是是当下主要经济体从生产者社会向消费者社会转型所带来的必然。与生产型社会人们主要集中在农业和制造业不同,进入消费型社会,与娱乐、内容消费相关的服务业创造了海量的就业岗位,从而营造出一种消费即工作的景象。

美国经济学家约翰·加尔布雷思这样从现代公司以实现“稳定”为首要目标这一点出发,提出了“生产者主权”论。’’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生产者设计和生产产品,并控制着产品销售价格,然后通过庞大的广告、通讯网络和推销机构对消费者进行“劝说”;现代大公司还对政府进行游说,以左右政府的采购决策。在加尔布雷思看来,在生产者主导的社会,关键在于消费者和生产者之间力量的不平衡,因为生产都是有组织的、集中的,最典型的就是世界500强这些巨无霸公司,而消费者则是分散的、个人化的,他们无法采取集体行动,因此,会处于弱势地位。

在一个生产者主导的社会,虽然明面上“顾客就是上帝”,但消费者大体上处于被控制的地位。在加尔布雷斯看来,在现代经济条件下,借助于专业的市场调查机构,生产者能够获得消费者需求及其变化的丰富信息,把握消费发展的流行趋势,设计和生产适应消费者需求的产品;通过庞大的广告网、通信网和推销组织对消费者进行轰炸式的“诱导”,生产者可以迫使消费者接受其提供的品种、款式、规格、价格,按照其指导购买和消费。生产者借助于现代技术将其意志强加给消费者,于是,在现代经济条件下,不是需求创造供给,而是生产创造消费。

而与“生产者主权”相对应的另一个概念是“消费者主权”,指在商品市场上消费者占据主导和支配地位的状况,消费者的购买和消费决策决定着生产者生产什么。在经济学中奥地利学派和剑桥学派的代表学者始终坚持,现代资本主义是建立在消费者主权这一基本原则之上。在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哈耶克看来,消费者在市场上每花一元货币就等于一张选票,消费者喜欢某种商品,愿意花钱去买它,就等于向这一商品的生产者投了一票。各个生产者就是通过消费者在市场上“投货币票”,了解社会的消费趋势和消费者的动向,从而以此为根据,组织生产适销对路的产品,以满足消费者的要求,从而最终达到利润最大化的目的。

纵观人类文明史,其实也是一部摆脱物质贫乏的历史。20世界初以来工业化及现代化的迅猛推进开始带动人类社会从短缺走向富裕,发达国家首先迈入富裕社会行列,而后开始在全球范围内扩散,中国人民在历经40多年改革开放之后也已经感受到富裕社会的来临,日常生活中的消费活动也建构了一种新的社会秩序,改变了以往的社会整合路径,通过增强消费者的自主性重构了权力关系。

作为最早提出消费社会这一概念的后现代主义理论家,让·鲍德里亚在1970年出版的《消费社会》一书指出,指出了在当代资本主义社会中人不再消费物,而是消费符号,同时社会依靠符号区分阶层,而整个”消费社会”是一个依靠具有差异性的符码组织起来的动态结构,对其的任何抵抗只会成为“消费的重新推进器”。

今天的人们许多都是活在媒体制造的镜像之中,成为大红大紫的视频博主,某种程度上也成为了“造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