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勇茶叶有限公司欢迎您!

一套房子,掏空的不仅是6个钱包

时间:2020-07-04 02:47

众所周知,目前房价早已到了一个普通民众无法承受的高度,即便掏空六个钱包,也还需承担长达20年甚至30年的月供,几十年沉重的负担,让大量年轻人,中年人,根本没有所谓追求理想和消费的可能。

早前,一部后浪,被普通民众批得体无完肤,甚至连国家一级演员的演技派何冰都被民众吐槽。背着沉重房贷的后浪,拿什么去出国旅游,拿什么去追求理想.

《后浪》所描绘的,不过是物质条件最优越的年轻人处境:他们跳伞、玩Cosplay、喜欢汉服、摄影和潜水,他们容貌俊俏、鲜衣怒马,才能有享受自由人生的权利,而更多的人还在苦苦为生存挣扎,背着沉重负担的人又如何奔跑得起来?

而这些人总归只是少数,不是每个人都有可以依靠的能干父辈,也不是每一个年轻人都能早早地依靠自己的努力成为富豪。

每一次的危机,几乎大多数人都会觉得,房子该降价了,大家收入下滑,企业亏损甚至倒闭,实体店铺几乎都是空铺,可是每一次都是落空,好像不管经济好坏,结局都是房价继续涨,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疫情以来,一波接一波的土地拍卖市场,基本都是溢价几十个点甚至顶价成交的,面粉涨价,又如何让面包降价,土地便占去了房价将近7成的成本,更何况材料人工也一直在涨价。

也总有人说,涨我不买便是了,可是安居才能乐业,即便你不在乎住在天桥底下,人总归要结婚,总归要生孩子的,孩子如何上学,就近入学可不是你在附近就给你上学,还得有户口,要不就是积分,积分还得在社保缴交地,或者房产所在地,无论哪一种,基本都无法逃脱房产,相信这也是学区房一直疯狂涨价的原因之一。

说起来,还想又是怪学区划分,就近入学,导致了房价涨,也许没错,确实有一部分是,但学区又该如何划分呢?又该凭什么划分呢?毕竟资源总是有限的,不可能一个市的孩子能在一个学校上学吧!试问北京这么大,如所有想在北京读书的孩子都有学位可以在同一间学校读书,这所学校该得多大,如果学校在一环,家庭住在五六环,家长能如何去接送?

所以,这根本就是一个死结,户口、房产、就近、一片区多学校,无论哪一种方法,其实都无法完美的解决,也不可能完全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