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勇茶叶有限公司欢迎您!

传统燃油汽车与新能源多元化并行,转折点也是

时间:2020-07-28 12:21

中国汽车产业发展(泰达)国际论坛是首个打造“G9论坛”汽车产业跨国交流平台的论坛。以“G9论坛”为主题,邀请了来自中国、美国、日本、德国、英国、法国、意大利、韩国、瑞典等9个国家的政府领导、行业专家和企业高管共同探讨深度。

从本次论坛的发言中,不时有人提到“焦虑”、“下滑”、“严冬”、“不确定”等词语,在与业内人士交谈时,可以听到“大环境不行”的声音,有杨亚霖从事汽车转向系统零件市场

自从中国在2001加入WTO以来,中国汽车产业发展迅速。自以来,他已经连续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生产商和最大的新车市场。然而这种发展趋势在突然停止,当时中国汽车销量出现多年未见的负增长。

去年下半年以来,出现了车市下滑、车企效益下降、库存居高不下、上下游困难等严峻形势,所有参与者都想得到答案:汽车市场的衰退何时开始?中国汽车市场的未来在哪里?

在这种情况下,多个部委针对当前汽车产业发展中存在的突出问题和主要矛盾,明确了方向,及时给汽车产业以提振。论坛通过建言献策和专家学者的点评,也给业界带来了不少真知灼见。正如与会许多专业人士所言,中国汽车快速发展和快速增长的时代已经结束,正进入全面调整发展的新阶段。

此外,对于此前广为流传的燃油禁车令,专家们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虽然许多国家都发布了禁止燃油汽车的相关时间表,但中国的海南省也确定了“禁燃”的时间,上月底,工信部工信部再提“燃油车退出时间表”的官方网站上,关于燃油将退出市场的传言仍在继续。

“有一个部门在探讨,哪天把燃油车必须更新,我是坚决反对的。”交通运输部副局长运输服务司蔡联合表示,“燃油车如果加速淘汰对企业产业的短期销售非常有好处,但是对行业资源是极大浪费。”已经被许多国家提出禁止销售燃油车辆,其中包括一些加快淘汰燃油车辆的措施,“市场经济条件下更重要的是让各方在合理的经济成本和满足政府执政目标的前提下,有一个合理的政策引导和必要的自由选择权”。

湖南大学中国汽车技术与产业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于海军对此表示赞同,他在一次采访中说,燃油汽车很难在短时间内被新能源车取代,任何技术的发展都有一个很长的过程,目前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尚处于起步阶段,还存在许多技术、产业和社会配套问题;其次,传统的燃油汽车在整个化石能源供应体系中的时间较长。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论坛发起的“G9论坛”上,来自中国美、日本、德、英国、法国、意大利、韩国和瑞典国家的官员、产学研人员达成了三个共识:第一,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汽车和新能源汽车是相互协调发展的关系。第二,在新能源汽车产业化的过程中,将呈现出以纯电动为主,兼容多种技术路线的发展趋势。三要推动新能源汽车与能源、交通、通信等产业融合,构建和谐生态环境。这些观点也进一步表明,燃油轿车和新能源在一段时间内将呈现多元化发展的趋势。

事实上几个月前,中国电动车百人大委员长陈清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传统燃油车与电动汽车此消彼长最终要靠市场的力量,这是一个较长的过程,不可能像智能手机替代功能手机那么快,有几种因素在推动:一个是全生命周期的性价比。电动汽车购买成本高,运行(燃料)成本低,如在出租车、共享车、物流车等日行驶里程长的领域,电动车的优势明显,可以较早地越过经济上性价比这个坎。一些城市把出租车改成电动车,出租车司机的收入是增加的;另一个推动力是电动车与网联化、智能化、自动驾驶有更好的亲和力,使消费者有新的体验。一些人对此有偏好,愿意多花一些钱成为电动车的买主;再有,电动汽车运行是零排放,这就使其成为城市公交的优先选择,也成为一些环保主义者购车的选项;还有燃油车碳排放标准越来越高,研发和生产成本越来越高,而电动车规模化生产后成本降低,两者形成剪刀差。”

“从总体上看,前后,这几种推动力都将陆续发力,届时市场的力量将推动电动车对传统燃油车的替代出现一个拐点,在现阶段,新能源汽车尚不能说取代燃油车,两者始终应并行发展。”

汽车工业已经发展了100多年,现在将进入发展史上最大的变化,由于其覆盖面广,影响范围广,可以称为“汽车革命”。电气化只是这一轮汽车革命的前奏,充分释放汽车未来造福社会的潜力,有赖于绿化、网络、智能化和共享。运输革命和信息革命是革命。未来,电动汽车将强大“移动智能平台”,成为智能交通和智慧城市的基本单元,将成为连接智能电网、新一代移动通信和未来前往在一起的节点。

预计我国电动汽车产销将突破1500万辆,自动驾驶基本普及数量将达到8000万辆。如果这一预测成为现实,将涉及到能源结构调整、智能电网建设、交通基础设施升级、新一代移动通信支撑、产业链调整转型、就业岗位转移等一系列变化,法律法规的调整。每一个方面都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周期长,影响全社会,从这个意义上讲,政府制定禁售时间表是无可厚非的,然而对于中国来说,汽车工业起步较晚,发展也不如欧美发达国家,现阶段,不可能一蹴而就,在动力电池技术尚未取得跨越式突破之前,新能源汽车和燃油飞行器阶段不可能一夜之间实现互补。从能源结构安全角度看,传统燃油技术与新能源技术并行,多元化发展最安全。